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捐卵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成都捐卵 -> 西安成都卵子捐献的10月 第一次冻成了狗
西安成都卵子捐献的10月 第一次冻成了狗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成都捐卵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捐卵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文 | 桴浮

  零壹

  那天,我遇到了一条狗,在南大街,西安最繁华的街道之一。

  以我有限的对狗的品种的认知,这应该是一只黑色的泰迪。如果被抱在某个女人的怀里,起码是价值上千的宠爱。但显然它是没有人抱和宠的,皮毛在淅沥沥的雨中一缕一缕软塌塌bia在身上,和漂亮一点都沾不上边,只呈现出羸弱和丑陋,还有些许可怜。

  它可怜兮兮的凑到我的腿脚,我怕它咬我,赶紧走开了,顺口还骂了一句“丑狗”,在时艰的当下,我可没有额外的预算去打狂犬病疫苗,我的医保卡余额增长也在明显降速。

  其实它应该并不是带着凶意,也许只是寻求一点关注或者同情;其实我也并不是厌恶它,只是在秋雨秋风愁煞人的萧萧中,我自己一手撑着伞一手拎着袋子还缩着脖子的样子,实在没有精力和心情去同情它。

  虽然下着可能是有史以来壹零月的最冷的雨,大街上的行人依然熙熙攘攘,这只狗为什么独独看中了我?我想,更大的可能,是狗看见我也冷成了狗。

  当你在街头亲眼看到一只很冷的狗,也才会明白为什么会诞生“冷成了狗”这个词。

  零贰

  从壹零月到现在,如果要在西安人的朋友圈选出最高频的两个字,一个无疑是雨,另一个更无疑是冷,雨和冷,相辅相成,排名不分先后。

  去年的这个时候,满大街还随处可见美女们白生生的大长腿,今年,老远似乎也能看到一些,但却缺少天然的光泽,等到近了才发现,原来那不是光腿,而是光腿袜。

  美女的衣着是一个城市的气温风向标,当越来越多的光腿袜冒充光腿的时候,你就知道,这天气,是真的冷。

  翻看今年和去年的天气指数,不难发现,冷在了哪。
成都卵子捐献   贰零壹玖年壹零月西安天气

  贰零贰零年壹零月前壹伍天,西安的平均高温已经不到壹柒℃,平均低温只有壹壹℃。这和贰零壹玖年壹零月西安的全月平均差不多,要知道,壹零月还有一大截,往后只会是越来越冷。

  贰零壹玖年壹零月前壹伍天,西安的平均高温超过贰零℃,而且多数时间在贰零℃以上,平均低温为壹贰.伍℃。

  别小看这一两度两三度的区别,在壹零月,那就决定着穿不穿秋裤。

  两年前,西安遭遇了一个超热的夏天,今年,又要迎来一个超冷的冬天。

  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气象台的专家说的。面对持续的冷雨天,很多人都担心马上要到来的冬天是不是会特别冷,甚至会是陆零年来的极寒天气。对此,陕西省气象局的专家说,陆零年极寒可能有些夸张,但因为有个叫拉尼娜的女妖在兴风作浪,我们大概率都会过一个冷冬。

  看见他说的这话,坐在房间里穿着秋衣秋裤的我,仍禁不住打了个冷战,又摸了摸自己的膝盖,冰得像石头。

  天热了盼冰镇冷饮,天冷了盼的自然是暖气。这么冷飕飕的天,很多人都想问,这暖气啥时候来啊?

  但热力公司除了明确说会给部分学校提前供暖外,大范围的提前集中供暖,并没有确信。

  来不来暖气,不是你我能决定的,但穿不穿秋裤,却是你我一定能决定的。继气象专家说大概率冷冬之后,健康专家也出来说话了——

  人体的正常体温在叁陆.伍℃左右,体温降低一度的话,免疫力就会降低叁零%,而且,叁伍℃的体温,是癌细胞繁殖的最佳温度。

  这个说法何止会吓死宝宝,简直吓死个人。所以,不管来不来暖气,还是赶紧把秋裤穿上吧,肯定比光腿袜管用。

  零叁

  城里人穿秋裤,山里人,已经开始穿棉袄。

  国庆期间,去蓝田的山岭接合部去看望了一个老亲戚,穿着卫衣和外套的我明显在那个又高又敞的屋子里感到了冷,而看望的两位老人,已经都套上薄棉袄了。

  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,深知农村冬天的冷也深受冷空气的害。一到冬天,手脚就爬满了冻疮,时间久了结的痂都把裹脚后跟的纱布压在了里面,棉鞋都没办法勾上脚后跟。

  前几年有一个冰花男孩成了网上关注的热点,看到那张照片时,我心说,那不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,那不就是我们很多人小时候的样子。

  不管暖气来得早晚,我们总归在冬天能享受到,而山里人的冬天,要躲冷,真的是只能蜷缩在炕上听北风那个呼呼地吹。

  可是,即便北风呼呼地吹,也不可能一直蜷缩在热炕头,该劳动的依然劳动,该上学的依然上学。

  零肆

  天冷不怕,只要不是无家可归的,大概率也不会冻死人。

  怕的是,随着天越来越冷,那个叫新冠的东西,在我们寒冷的冬天,迎来它反攻的春天。

  我们最值得信赖的专家张文宏说,今年秋冬的第二波疫情不可避免。

  如果还有人不愿意相信在野的张文宏,但体制内的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前几天说的,综合多方面因素,新冠疫情秋冬季反弹已经开始,第二波疫情的发作已拉开序幕。是听还是不听,信还是不信?

  如果认为这个杨主任只是个“原主任”,那欧洲的再次高发,青岛的死灰复燃,到底是看见还是看不见?

  青岛的死灰复燃,已经证明是因为麻痹大意,而经过半年多的高强度对抗,谁敢说,放松了神经不经意间麻痹大意的,就只有青岛?

  西安的很多人员密集的公共场合,已经对戴不戴口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坐公交车,已经不用 了。

  我们用强有力的封闭管理,成功阻击了新冠疫情的第一轮攻击,但当第二轮再来的时候,还能再次启用代价巨大的封闭管理吗?

  若是,在这个女妖兴风作浪的冷冬,又来一个见缝插针的瘟鬼,不管是城里还是乡下,很多人,恐怕都只能蜷缩在或大或小的个体空间。不管这个空间有没有暖气,心里都会冷。

  那会是多么可拍和悲催的事。

  最后,拉扯一个和冷冬没有一点关系的消息,愿意品的自己品,慢慢品——

  北京时间贰零贰零年壹零月玖日壹柒时,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,而不是之前普遍认为的世界卫生组织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捐卵看到的,谢谢!
相关成都捐卵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