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捐卵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杭州捐卵 -> “爱我国防”主题征文展①:《何日杭州助孕妈妈君归来》
“爱我国防”主题征文展①:《何日杭州助孕妈妈君归来》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杭州捐卵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捐卵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“我们的国防是全民国防,我们的武装是人民武装”。捌月中旬,福建省国防教育办公室联合省委宣传部、省教育厅、省退役军人事务厅、省军区政治工作局、团省委等部门,启动贰零贰零年“爱我国防”福建省大学生演讲比赛暨有奖征文、微 征集活动。活动开展以来,收到许多文字质朴、情感真挚的优秀作品。一句句发自肺腑的话语,一段段感人至深的文字,生动述说对英雄模范人物的理解感悟和精神传承,抒发新时代青年热爱人民军队、尊重崇尚英雄、同心共筑国防的壮志豪情。从今天开始, “东南前哨”开设“爱我国防”主题征文展,与微 展播同步推送, 。今天推送第一篇:《何日君归来》。何日君归来华侨大学荆韬

  等着我,等我回来。

  空荡荡的朋友圈,最后一条消息,停留在贰零壹贰年玖月。

  他临走的那天,我亲自去送,因为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,更不知道要等多久。他呲着个牙,咧着嘴冲我笑。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捶了他一拳:

  “都是要当兵的人了,还这么吊儿郎当,不成样子。”

  他习惯性地甩了甩头,才发现原来的三七分已经被剃成了板寸,略微有些尴尬;但还是嘿嘿地笑着:“去军队不就是锻炼去了。爹说了,锻炼锻炼就好了。”

  这些年他与传统意义上的“让家里省心”根本沾不上边。他好动,多少有点惹是生非,连爸妈也说他不是块读书的料子;偏偏对我又很好,不论大小事情,多是偏袒我这一边,甚至认错和背黑锅。我们关系好极了。当初,家里与他商量入伍去吧,连我都觉得没希望的事情;没想到,他一口答应了。一些劝说的话卡在嘴边,没能说出来。

  “去了好好干,好好干。”

  他一身墨绿的军装,胸前挂着大红花,跑过来与我们合影。他笑得特别灿烂,两个人手里捧着光荣之家的牌子。那牌子现在就在墙上挂着,旁边是那张照片。

  八年,八年整,我们通过的电话用一双手都能数过来;每次的时间并不会太长,大抵是逢年过节方才来一番询问;问家里过得如何,父母身体怎样,最近学业进步了没,云云。反倒是他一直说自己很好,部队照顾极了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不知道他具体在何方;只能依稀知道大体的位置,或许是西南某处大山深处的军区。

  八年,我们到底还是见过面了,那一次休假,是整个连队里轮休时间最短的,他主动申请分配给他。

  他黑了,瘦了,结实了。我见到他时,若不是叫出了我的名字,我是绝对不敢认得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们两个互相看着彼此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那种熟悉感似乎还没有冲破时间的隔阂。张了张嘴,喉咙里吐出三个字:

  “回来了?”

  他点点头。

  饭桌上,大家难得都凑到了一起,氛围活跃起来,话也渐渐热闹起来。他没有了原来的跳脱,言语中多了些沉稳和干练;我甚至隐隐感觉他不再是和我一个阶段的人,要成熟得多。可我却分明感受到,这种成熟背后包含的一种历练,是怎样的磨砺才能造就如此的蜕变。忍不住脱口而出:

  “这些年你很辛苦吧。”

  本来还在谈笑的他一愣,转头看向我,摇摇头,“不算苦,都是应该的。”

  应该的?什么叫应该的。不解的追问道:

  “你不想家吗?我挺想你的。”

  他没回我的话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;低下头,又抬起来看着我,片刻后,重重地点了两下。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连笑都有没有。

  “想家就回来!我们不继续了好不好?”我的话里有了哀求的味道。时间太久了,真的太久了;我有点害怕会忘记他,更害怕被他忘记掉。

  “不行,我得继续。”这次他说得很干脆,也让我出奇意外。我本以为他心里也有了回家的念头,只是不想让大家失望才一直硬扛着;我本以为他会就此答应下来,然后顺势退伍,回来找些事情做,回到家里来。

  “你图点啥呢?”我问他。

  “我还以为我说不出这么高大上的话来。”他挠挠头,却又一本正经的跟我说,“但我想清楚了,我是真的想明白我为的是啥了。真的是,为了这个国,为了这支军,为了这群民。”

  他看我满脸写着难以置信,竟还害羞起来了。他与我讲,这几年在部队里,他学了很多;先得明白的就是身上这件军装的意义。这不是随随便便穿的,但凡在身上一天,就要担起一天的 。我愣愣的看着他。

  他说 是自己当初选的,这是种信任;信任 国家,信任 军队,信任 人民,他不能负了。平常的训练是苦,是要流汗,是要受伤;可到头来是为了变得更强,更能挑起肩上这担 ,更好得挺起这套军装。他说得激动了,我分明看见他眼里正流露着些很热血的东西,很振奋的东西,一切他之前未曾有过,现在很坚定的东西。

  他又走了,走的时候冲我挥了挥手。他没有哭,我也没有。

  临走的时候我问他什么时杭州助孕妈妈候回家,他说,要国家不需要他的时候。

  我问,那是什么时候。

  他想了想,说,希望不会很久。

  希望,不会很久,归来日,君安在。

  前几日,我的一位学妹同我说,走啊,替我送行,我要从军了。我有些惊讶。学妹人很活泼,性格很好,一头飒爽的短发,干净利落。难以置信,真的么?

  对,特种兵,这几天就走。

  我本想对她说,你去干嘛,那么多人,哪轮到需要你去吃那份苦。我又咽了回去。他们两个在我眼前重合起来,如此相像。都是这样的选择,同样的坚定,同样的笑。学妹常与我说,巾帼不让须眉,说要证明给我看,说有一天她会挑起一份 ,要证明她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她要让我看到,要让所有人都看到。

  所以,我不再问,不再问原因,更不再问她,究竟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如果有机会,我会笑着对她说,好啊,去吧,去做你自己的选择。

  所有人都在等着你,等着你回来!

  编 辑 | 徐文涛 柳思羽 王 兴

  刊 期 | 壹壹贰壹期

  电 话:零陆壹壹-玖伍零叁柒柒(军)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捐卵看到的,谢谢!
相关杭州捐卵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