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捐卵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拉萨捐卵 -> 绝症母亲想见亲生儿子,儿子拉萨卵子捐献不相认,反骂母亲是要饭
绝症母亲想见亲生儿子,儿子拉萨卵子捐献不相认,反骂母亲是要饭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拉萨捐卵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捐卵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刘老汉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老头,为人淳朴老实。现在他正在蹲在医院外面默默的抽烟,不是因为别的,家里发生了两件事情让刘老汉不知所措。第一、老伴得了癌症,眼看是有了今天没了明天。第二、自己的儿子不认自己,老伴就是想看孩子一面。

  事情还要倒回三十年前,那时候刘老汉跟老伴刚结婚,那时候的刘家村根本没几户人家,还是个自然山村。刘老汉的父亲因为治病花了好多钱,刘老汉欠了一屁股外债,恰巧自己的家又生了孩子,这孩子先天性心脏不好,刘老汉养不起。跟老伴思来想后的,就在医院求了一户城里的有钱人家,把自己的亲儿子送给人了,并且留了那人的姓名。

  三十年了,刘老汉跟老伴一直都没有想过找儿子,因为两个老人想法很简单,在城市过生活肯定要比农村好,为了儿子的幸福生活,俩个老人在怎么想找孩子也就忍了。

  时光一晃而过,三十年后老伴得了癌症,在病床念叨想见儿子一面,想听儿子叫一声妈。刘老汉本来就是老实人,想着人家把孩子养这么大,还治好了病,如果现在去认孩子,是不是对人家养父养母不公平,虽然当年看起来收养孩子的那对夫妻挺和善。

  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之后,刘老汉还是准备满足老伴的心愿,把孩子叫过来之后也不认,就到病床前面,喊上一声妈,让老伴走的安心呗。

  刘老汉记着当时收养孩子的男人叫张泰,还知道张泰是那年出生的,这都是张泰夫妻当年告诉他跟老板的,还说日后遇到什么困难找他帮忙,一晃三十年了,刘老汉跟老伴从来没有联系过张泰。看来今天一定要找到他,这样才能找到儿子。

  千辛万苦的,最后在公安的配合下,在全市人口的搜索中找到了张泰,当警察从电脑调出张泰的照片,刘老汉一眼就认出来了,虽然跟当年不是像有点发福了,但刘老汉很肯定就是他,因为自己的亲儿子就交到了他的手里,自己怎么会忘。

  民警告诉刘老汉,张泰现在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,市里好多人都知道他。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,刘老汉拨通了张泰的电话。跟张泰说明情况之后,张泰表示很理解,并且听到刘老汉老板有病之后,还表示自己可以拿钱帮助他们,但被刘老汉拒绝了,不说欠人家太多了,而是老伴不是有钱就能治的。

  张泰又告诉刘老汉,他们的儿子叫张清明,然后又告诉了家里的位置,他现在在外地谈业务,刘老汉可以去家里面找张清明,又说了张清明的电话,还表示出差回来之后,一定去看刘老汉的老伴。

  挂了张泰电话,刘老汉想给儿子打个电话,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。按了号码又挂掉了,想来想去觉着这么大的事,还是要当面说清楚吧。

  找到了张泰家,刘老汉叫了门之后,门开了一看屋里都是一帮人,刘老汉表明找张清明之后,人群出来一个人,皱着眉头捂着鼻子看刘老汉,说道:“你谁啊?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想想老伴的病,刘老汉硬着头皮把事情说了一遍,说他是张清明亲生父亲。这时候,屋里看着像是张清明的朋友,都哈哈的大笑,有人还说:“清明,这是你亲爹啊?没看出来啊?挺像样啊,有点像犀利哥。”听到朋友的这么说,张清明不让了,回道:“这他妈是你爹,我爹是张泰。”

  然后转头对着刘老汉说道:“你看看你那样,你知道这是哪里么?我他妈是你爷爷,你这臭要饭的样,赶紧滚。”之后“啪”的一下把门关上了。

  刘老汉有硬着头皮敲门,门开之后没等张泰开口,刘老汉噗通一下跪下,说道:“儿子,你妈不行了,你就去医院看她一眼,叫他一声妈就行,我不求你认我拉萨卵子捐献。”张泰看到刘老汉跪下之后,眉头紧皱着说道:“谁妈啊?你有点不要脸了是不是,你个臭要饭的要干嘛啊?”

  刘老汉又重复道:“你妈不行了,你就去看她一眼吧,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叫他一声妈。”张泰听了之后,轻蔑的一笑,说道:“次嗷,你早说啊,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么。”说完之后,拿出一沓钱摔在刘老汉的脸上,说道:“臭要饭的,不就是要钱么,拿着赶紧滚,别他妈坏了我的心情,臭要饭的。”说完又关上了门。

  刘老汉实在是没办法了,回到了医院的外面,蹲在地上抽烟。烟抽尽了,刘老汉想着病床上的老伴,决定在给张泰打个电话,并且在电话中说明想让张泰帮帮忙。电话那头的张泰听了刘老汉去他们家之后告诉刘老汉,他之前已经打过电话给张清明说明了情况,张清明这样的表现是怕认了刘老汉之后,失去现有的生活,所以不认刘老汉。

  还没有挂了张泰电话,护士过来告诉刘老汉,他的老伴可能是不行了,让他赶紧去。回道病床前面,老伴已经奄奄一息,跟刘老汉说道:“儿,,,儿,,啊。”

  刘老汉一时眼眶湿润了,正在这时候,刘老汉电话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,接起来之后是张清明,老伴已经拿不住手机了,刘老汉在护士帮助下开了免提,听到电话那边说道:“妈,,,,”

  刘老汉老伴听后,颤抖的回道:“儿,,,儿,,啊,妈,,当年,,”还没等刘老汉老伴说完,电话“嘟嘟嘟”的传来忙音,已经挂断了。听着挂断的电话,刘老汉老伴心电也变成了直线。

  到了刘老汉老伴出殡那天,张泰倒是叫人送来的钱和花圈,张清明却一直都没有出现。刘老汉知道,儿子是怕他这个穷爹,怕他这个臭要饭的。。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捐卵看到的,谢谢!